工商社论》台湾「佛系纾困」的意外收获

工商社论

台湾在这场奇特的病毒瘟疫战役中,打了一场「与众不同」的胜仗,我们的公卫体系,滴水不漏地防阻了病毒的扩散;公卫体系的成功,为政府纾困留下了宽广的政策纾困空间,台湾的中央银行只做了一次降息,幅度仅有一码,国安基金的护盘,因为市场快速回升而达到不战而胜的成果。

但是我们也看到,在各界高度期待的财政政策补贴的部分,执行出现「佛系纾困」的现象,受限于国会的立法流程,加上行政部门重重叠叠的关卡,不论是失业救济金的发放、计程车司机等每月1万元补贴、劳工10万元纾困贷款、小商家50万元纾困金、或是交通部与经济部各自主管的艰困企业营运资金补助等,都发生或轻或重的行政流程阻碍现象。到了4月底已经零确诊多日,实际的补贴有些尚未启动、有些发放还很零散,执行的金额远低于宣称的1兆5百亿元的规模。

纾困金发放与纾困贷款核贷的佛系现象,成了4月底舆论讨论的焦点,要求政府加速发放补贴的声浪是主流,但是银行体系与各部会的行政系统基于保全银行资产安全、确保纾困金不被滥发滥用的主张也不绝于耳,本报社论《正视「万事莫如纾困急」政策下的盲点》特别针对纾困效率的争议,提醒社会不能轻忽纾困政策存在政治干预、银行体质恶化、排挤原本产业配套升级措施等后遗症。

相较于台湾,欧美各国采取「直接刺激」以及「无限量化宽松」,是这次全球纾困的关键字,以美国为表率,各国纷纷起而仿效。欧美国家纾困手段如此剧烈,主要是他们公卫防线漏洞百出,造成经济封锁、失业暴增、企业倒闭的重大冲击,必须不计代价的纾困,来防堵经济崩溃与社会安全失控的危机。

以美国为例,过去六个星期累计申请初领失业救济金人数达到3千万人,但是联邦的瘟疫失业津贴发放速度极快,金额极为滋润,每周600美元的失业补助,可以往前追溯至失业起始日,失业劳工等于每月领取2,400美元的政府津贴,收入远比正常工作还高,各州劳动部门简易申请程序完成就直接汇款进入失业劳工户头。此外还有全民纾困金,中产阶级夫妻两人加上两个孩子,每月可以拿到财政部直接拨入帐户的3,800美元的现金,财政部拨款速度极快,已经在4月24日之前全数汇款完成,有1.7亿美国人直接受益。

还有国税局发给低收入户的「1444号通知函」,以川普总统名义发出,依据低收入户的需求发给补贴支票,美国政府针对个人的现金发放,直接、高效率、而且做到滴水不漏。另外高达3,490亿美元的中小企业纾困贷款,在短短两周就已经完全拨款,国会又再追加3,100亿美元的额度,政府纾困「直接刺激」给个人与企业的效率,令人瞠目结舌。

在央行无限量化宽松方面,美国联邦准备理事会的资产负债表,已经从年初的4兆美元暴增,至4月底的已经逼近7兆美元,在金融市场紧急的3月下旬,联准会曾经每天购买750亿美元的债券,持续多日,这个规模是前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在欧债危机时期,高喊用尽一切方法提供市场资金时,大约三十倍的规模。

台湾的纾困效率当然不如美国等先进国家的直接刺激、量化宽松,但是我们必须指出,欧美各国纾困有强烈的政治、以及社会安全的目的。美国在今年11月将举行总统与国会议员改选,川普总统亲签的纾困支票,背面就是赤裸裸的竞选活动;而美国企业裁员弹性极大,相对发展出高效率的失业补助申请制度,才会在短短一个半月出现超过3千万人申请首度失业救济,失业人口暴增带来的社会安全威胁,远远超过瘟疫本身。而台湾没有竞选的政治压力、社会安全的威胁也不显著,自然无需比照美国或欧洲灾情严重国家,没有破格强力纾困的需求。

纾困政策必然带来后遗症,最明显的就是「债留子孙」的财政恶化,而强迫银行既不能检讨现有放款、甚至还订定指标,全面无条件增加放款,必然在不久的未来带来银行坏帐攀升的问题,为了逼迫银行放贷,政府用自己的信用进行保证,则又会回头加剧财政体质恶化的问题

台湾不是国际组织的成员,不论是中央银行、政府财政、或是企业与个人,都必须自求多福,谨慎运用有限资源。尤其是进入5月之后,我们自己有蔡英文总统五二○就职演说的重要关卡,中国中国将在5月21日举行人大与政协「两会」,北韩金正恩的神隐多日带给东亚新的威胁,还有全球企业在5月都将「丑媳妇见公婆」,公告过去一季营收重挫的财务报表、以及未来几个月经济半开放的衰退预测,国际地缘政治与经济衰退的挑战一波接着一波。如同国安基金谨慎却有效的护盘,我们看似缓慢的佛系纾困,可能是此时最佳的政策选择。

台美肥咖申报期限 再延至12月15日

因应台美FATCA条款,我国金融机构原本应在2020年3月31日前完成美籍人士在台帐户申报。在新冠肺炎影响下,美国税务局先将FATCA期限延长至今年7月,但近日欧美疫情未见趋缓,IRS二度延长FATCA期限至今年12月15日。 台美肥咖条款于2016年底签署,自2017年起我国金融机构在每年3月底须向美国申报约5千户在台湾拥有美国税籍或绿卡的「台湾肥咖合作帐户资讯」。若金融机构未履行申报义务,该机构及其客户的美国来源所得,将被就源扣缴30%,企业税负将加重。 但KPMG安侯建业指出,根据IRS公告的常见问答集,今年因应新冠肺炎疫情,美国宣布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