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商社论》正视「万事莫如纾困急」政策下的盲点

工商社论

连续零确诊的喜讯再度出现,民间对于何时能够恢复正常生活的期待也愈来愈高。不过疫情恢复平稳,着实有几分的运气,庆幸之余,接续的防疫工程要战战兢兢,整体经济发展的部署更要放大格局。具体的说,切忌因疫情缓和的漂亮数据加速了开放行动,且战且走的过程中,须体认协助产业转型才是核心任务,重要性远胜于救急式的纾困作为。

防疫好成绩在海军舰艇出现破口后失而复得,其实已非首次。在此之前,疫情爆发之初,钻石公主号放下近3千人在北台湾趴趴走、酒店小姐差点成为超级传播者,以及清明连假期间11个观光景点上演群聚潮,接二连三的事件,都令人印象深刻,所幸天佑台湾,关关难过关关过,整体疫情发展还是往好的方向走,政府也不忘卖力说明对疫情的控制得宜。

正因此,民众对于「过好日子」的期望会愈来愈大,大到甚至形成一种压力,让我们对于之前犯过的错误视而不见,希望尽快减少限制、走向开放,台南市长黄伟哲对多处景点被列为示警地区极度不满,就是一例。但千万要知道,在欧美与日本疫情都尚未缓解之前,防疫任务告一段落的前提只有一个,就是等到疫苗开发出来,我们曾不只一次的草率轻忽,虽然有惊无险,好运总有用完的一天,必须更加小心翼翼的安排好接下来的部署。

进入到中期阶段的防疫行动,经由学习,医疗和公卫领域的措施都找出了最佳方法,会逐渐退居次要的地位,转由经济面的政策接棒演出。要设法让台湾经济社会恢复平静,并让台湾的经济活力在疫情结束后快速展现,是新的阶段政府抗疫的重要课题,对此,我们有几点意见供参考。

首先,财经政策必须坚持专业优先,尽量减少政治成分的干预。现在的政府已经连任进入了第二届,不能再称为新政府了,但施政过程中,很遗憾的总是看到对过去政府做法的抵制,有意无意间,出现一种「他做过我就不要做」的排斥感。以讨论最多的振兴抵用券为例,一开始,就把过去政府推出的消费券排除在外,直言此种方式发挥的效果不如预期,但当年之所以决定发类似于现金用途的消费券,也是审度各项可用工具后的最后决定,一起头就把消费券排除在选项之外,很难不让人有政治凌驾经济专业的观感。

何况对照目前世界各国的做法、民间的反应,发放现金或类现金仍是主流,持续讨论中的修正版政策,绕了一大圈,对于发现金模式也终于松口。国难正当头,财经领域的施政还是要由专业着手,别让决策成为另一个政治角力的场合。

第二个必须讨论的是纾困政策的后遗症。我们几乎对所有的产业撒下天罗地网,标准从宽从优认定,这么做固然急人之难,让各行各业喘口气。但为了贯彻纾困的执行,公股行库被下达指标,利率低到简直是赔本经营,订下的额度必须做好做满,加上放款条件宽松,申贷户估计人人有奖,只是等到此波疫情过后,银行开始要对手中的纾困融资部位进行盘点,肯定会发现不少新的逾期放款甚至呆帐出现,皆大欢喜的纾困行动代价,很可能是恶化的银行体质。

到底政府执行纾困政策的金额会不会过于庞大?对身处经营难关的企业而言,银行能够提供愈多的资金奥援,自然多多益善,可是我们观察到,本来政府为了提升机车安全的ABS补助款,5月中旬前就要告一段落,业者即认为是纾困花了太多的钱而受到排挤。

换言之,就资金这项生产资源的配置顺位来看,政府把纾困的重要性,放在原定的产业升级配套措施之前,优先满足前者,即过度纾困让我们失去企业整并提升竞争力,乃至于产业转型的机会。虽说台湾这次的抗疫行动动员相当成功,但就以生产防疫的必需品来看,我们的国家队拉出的是口罩生产线,美国政府一声令下加速生产的是呼吸器等更高档的医疗产品,产品档次并非军容壮盛的台湾,原本是可利用此次疫情的资源重新配置,进行某种程度企业整并或升级计画,但在「万事莫如纾困急」的最高原则下,只怕也会销声匿迹。

一个半月来 美失业人口飙逾3千万

美国初领失业救济金人数变化 美国上周初领失业救济金人数增加约384万人高于市场预期,让过去一个半月来因新冠肺炎疫情而初领失业救济金的总人数逾3,000万人。此外,由于美国采取严格封闭措施来阻止疫情扩散,让3月消费者支锐减7.5%,创61年来最大月跌幅。 初领失业救济金人数仍在高档,加深投资人对美国就业市场与经济前景的疑虑,美股周四跳空开低,道琼工业指数下跌约200点或0.8%,来到24,440点,标普5百指数跌0.6%,那斯达克指数受惠于科技大厂财报亮丽相对抗跌,开盘半个小时已拉至平盘。 劳工部公布上周初领人数经季调后达383.9万人,高于市场预估的350万人。 初领人数在3月28日当周达686.7万人创新高后有逐渐下降趋势,像4月11日当周约520万人,4月18日当周约440万人,但每周有数百万人初领失业救济数字仍相当吓人。 自3月21日当周以来,累计初领人数逾3,000万人,相当于就业人口的18.4%。 外界评估4月失业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