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周影评 英雄莫问去处


功夫片(不是动作片)可以说是香港电影黄金时期的代表性片种。上世纪70年代,李小龙电影风靡一时,把中国武术借由“功夫片”的盛兴推广到世界,也让“功夫片”受到瞩目。拳拳到肉的“功夫”霍霍有声,透过大银幕与世界产生连结,直接或间接影响80年代至以后的华语动作片。

随着成龙早退休不拍功夫片,李连杰时病时好,洪金宝坐着轮椅,袁和平硬汉迟暮,56岁的甄子丹打了10年的《叶问》后也一身旧患垂垂老去,《叶问》正式落幕,加上香港电影的没落,那些“没花没假”的拳脚功夫电影,看来最终也难逃走入历史的命运。

拳来脚往的武打动作场面,其实是一场场视觉艺术表演,有可观性也具娱乐性。虽然甄子丹点名张晋和谢霆锋接班,但这已经不是传承的问题,而是时代的选择。


从以前的黄飞鸿、陈真、霍元甲到叶问,这些功夫片刻画下的一代宗师,其实电影刻画的都是“民族尊严”。

你会发现,《叶问》正如许多功夫片系列像《黄飞鸿》,都“一脉相承”一个几十年不变但却每每成功的套路:武艺高强但不亢不卑,照顾妻子,疼爱儿子,儒雅内敛淡泊名利谦恭礼让的一代宗师,最后都因为被欺负不得不反击,誓不当东亚病夫,给这些外国恶霸见识一下“中国武术高强之老虎不发威,你以为我是病猫”的银幕民族示威快感。

叶问展现很典型的“中国严父”模样,也是东方文化认同里,Man的完美表征。

在电影院看片时,演到叶问跟青春叛逆期儿子叶正的父子情,身边坐着满身刺青,原本一坐下就跟他旁边马子呱闹咆躁的胖男人,在这时却别过脸挥了挥眼泪。

拾荒老汉辞世毕生积蓄捐寺庙

泰国一位以拾荒度日的老汉在去世前,交代家人将其毕生积蓄都捐给佛寺。 一位以拾荒度日的老汉在去世前,交代家人将其毕生积蓄都捐给佛寺。他的义举受广大网民赞赏,并为善举动容,称他是“伟大的人”。 据泰国《世界日报》报道,华富里府班米县一位长期在7-11便利店门口拾荒的老汉Doi爷爷虽然辞世了,不过却让家人将他毕生的积蓄捐给佛寺。网民对他这种精神表示“真的很伟大”,希望Doi爷爷安息。 网友也对他的善行为之感动,赞Doi爷爷是心地慈善的拾荒者,尽管贫穷却很伟大,他的善举已经清偿所有业力,相信能上天堂。 原文连接:http://www.kwongwah.com.my/20191226/%e6%8b%be%e8%8d%92%e8%80%81%e6%b1%89%

哎哟,这时我也低头闭目,佯装不见,温温含笑。

《叶问4》这次远赴美国,讲述中国人异乡为异客的委屈与辛酸,在西方国家遇到文化矛盾与冲击。中国武术如何被认可,中国人又如何融入西方社会,“唐人街”是这些移民岌岌可危的城堡,面对歧视和民族排他势力威逼,中国人发挥最拿手的生存哲学——忍。

而当退一步仍无法海阔天空,敌意杀到门前,就无须再忍全力反击以维护民族尊严。

《叶问1》——叶问单刀赴会以一挑十,把日本鬼子打得落花流水,还好有叶师傅;

《叶问2》——英国拳王侮辱中华武术,洪拳宗师被打死,幸好有叶师傅;

《叶问3》——叶问和张天志的咏春正宗之争,但还是来了个费兰奇(美国拳王泰森)和泰拳高手,还是得靠叶师傅;

《叶问4》——美国军官歧视华人,更把中华武术视为粪土劣文化,轻松击溃唐人街各派掌门人,最后摆平的还是叶师傅。

“被欺压感”早已得到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