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传真-撑不过疫情 破产或重整是不是企业的选择?

美国大型租车公司Hertz撑不过疫情,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图/路透

自年初新冠肺炎疫情以来,全球商业活动受到疫情影响而急冻,许多原本就面临经济环境、消费模式改变的企业,更是雪上加霜。在等不到疫情趋缓、商业活动回温的情况下,寻求破产或重整的企业也逐月增加。

据报载,美国截至今年五月为止,向法院申请破产保护的企业数量已达到2009年次贷危机后的新高,其中甚至包括知名的百年百货连锁店JC PENNY、流行时尚品牌J. Crew及大型租车公司Hertz;知名女性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英国分公司在六月申请破产保护;拥有辉煌历史的德国足球俱乐部FC Kaiserslautern,同样在六月宣布将申请破产保护;日本研究单位也评估今年日本将面临超过一万家企业破产。全球疫情影响各行各业的商业活动,即便政府采取积极纾困等作为,无力面对债务的企业仅能在制度下选择进入破产或重整程序,期待能够透过制度,渡过经营困境。

从国外企业面对全球疫情影响造成经营困境,值得关注的是,企业透过声请破产或重整程序时,所寻求的是制度上的「保护」,让企业能够公平面对所有债务,并尝试让企业起死回生,从谷底爬起。以美国制度为例,不论是提出破产法第七章的清算型破产或第十一章的重整型破产,根据美国破产法的362条的规定,一旦提出破产申请后,将发生「自动中止」的法律效果,使债权人向债务人追债的法律行动自动中止。而在日本的民事再生程序或公司更生程序中,一旦提出申请后,也可以借由法院作出保全命令,禁止债权人从债务人处获得清偿。透过这些制度上的保护,能够让陷入经营困境的企业,公平公开的面对所有债务,也避免所有债权人获得清偿的方式,落入先抢先赢的竞争。

相较之下,我国企业面对类似的经营困境,鲜少寻求制度上的破产程序处理。根据司法统计我国地方法院办理破产事件情形,从民国96年的1,044件、民国97年的805件为破产声请之高峰,自此之后的十年,仅剩每年约200多件的数量,至民国108年仅有205件。再从法院宣告破产的案件数量观察,即使是声请数量最高的民国96年,亦仅有64件宣告破产,往后十年每年亦仅有20至30件由法院宣告破产,民国108年仅有25件宣告破产。从上述统计数字上来看,法院宣告破产之案件数量极低,显示说服法官让企业进入破产程序的成功率不高,或许是我国企业鲜少选择破产程序的原因之一。

又破产宣告前之调查程序,并非如破产法第63条七日内那么乐观,实务上几乎都要经历近半年以上的调查程序才能作出裁定,而破产法第72条虽然规定「在宣告破产之前,法院得依职权命为必要之保全处分」,但实务上几乎没有法院会在宣告破产之前作出任何的保全处分,制度上亦没有如同美国破产法「自动中止」之制度,导致一旦我国企业声请破产宣告,债权人便如同秃鹰般采取行动,抢食企业残余价值,不论是透过法律诉讼,甚至直接前往工厂或公司搬走仍有价值的设备,债务清偿落入先抢先赢的竞争,根本无法公平保障所有债权人。

除了法院程序上的难题外,企业经营者无法接受经营失败的心理因素,且企业经营者同时也是债务之连带保证人,即使企业透过法院程序宣告破产或重整,并走完程序免除企业之责任,但企业经营者的连带保证债务仍旧不会因而免责,企业能够重起但经营者仍在谷底,多少也降低企业经营者选择进入破产或重整程序的诱因。

现行破产法虽然历经几次修正,但制度并未有重大变动,明显已经成为历史的产物而与时代脱节,既无法提供陷入经营困境的企业程序保护,亦无从保障债权人公平受偿的权益。近十年来经过多次研讨,在民国105年间曾有机会以「债务清理法」之姿态,改变过去破产制度上的问题,但可惜未能进入立法院讨论。

在疫情肆虐的现在,我国饭店业、旅游业、零售业均陷入困境,脱节的制度使我国企业经营者不愿选择透过破产或重整来渡过经营困境,企业究竟该如何透过制度善终或起死回生,实在值得从行政、立法及司法三个面向重新检视。

展馆将采利润中心制

外贸协会今年50周年,贸协董事长黄志芳表示,这50年变化太快,尤其今年遇上史无前例的疫情改变全球经贸样貌,后疫情时代全球加速数位转型,线上展会、视讯等成为新常态,黄志芳指出,在虚实并进前提下,未来三年贸协旗下展馆的30%空间可能是空的,必须采利润中心制透过出租加以活化,包括「共享办公室」或打造青少年娱乐中心如攀岩休闲馆等,目前都在积极评估中。 他说,贸协将以「数位科技新贸协」定位,带领台湾企业走向数位时代,增强全球竞争实力。其中,短期计画就针对近期甫解禁的台湾猪肉做国际行销,他回顾1990年台湾猪肉有一半输日,但因